元宵节:衡阳县井头镇龙灯进村组温暖送上门

2017-11-19 05:06:12 作者:陈海燕 来源:中国衡阳新闻网站

  多年来,西部客运站的黑车乱象不仅是市民们吐槽的众矢之的,也是相关部门的整治难点。近期,客运站加大了对非法营运的打击力度,在站内几乎已见不到黑车拉客现象。不过,时报记者调查发现,这些黑车司机并未就此罢休,而是学会了“隐身术”,躲到了客运站周边的巷子里。西部客运站工作人员提示,大家在乘车途中遇到问题,可拨打0871-8109161寻求帮助。

  现场

  “黑车”拉客女子

  学会了“隐身术”

  4月12日上午10点,昆明西部客运站进出口处,广播中循环播放着提示:“旅客下车出站后,请乘坐公交车或正规出租车,不要轻信拉客人员和陌生人的花言巧语,以防上当受骗。”在客运站周围也有专门的执法人员和执勤点,在执法人员的检查压力之下,此前聚集在客运站门口和游走在客运站内的拉客人员学会了“隐身”。

  “现在查得严,他们都不敢进来拉客了,而且大家看了新闻也提高了防范意识,要不是赶时间也不会坐他们的车。”客运站附近一商店老板娘说,那些无营运资格的车辆,现在大多是躲在周边的巷子里或路边,有些藏得远的甚至是躲到了云安会都附近,这些黑车司机只要一看到有执法人员,便会很快把车开走。

  当记者来到距客运站300米左右的春雨路时,发现这里依旧有黑车在揽客。在春雨路一侧近200米长的路段,停放着10多辆云A牌照的私家车,在这些车辆附近,有五六名专为黑车拉客的中年女子四处转悠,她们大多戴着遮阳帽、手持太阳伞、斜跨一小包。只要看到有提着行李的人经过,就会主动上前询问:“要到哪里?车接车送。”

  此外,记者看到,在益宁路火车铁道口附近地面上,随处可见被路人丢弃的乘车联络名片。 这些名片上大都标注着“欢迎乘坐豪华品牌轿车”、“昆明至瑞丽、大理、丽江、腾冲、临沧”等字样。

  暗访

  乘黑车到大理 每人150元

  “小姑娘,你要到哪里?咯要到大理、保山?”看到记者站在益宁路路边,一名女子挨近后迅速递来一张名片。记者称自己第二天一早要到大理,该女子介绍说:“到大理150元一个人,3个半小时到,一辆车坐4人。你9点以后来这里找我,我都在的。”

  记者以要坐正规车为由拒绝,该女子又追上前说:“你在客运站里面坐还不是要130、140元,一样的,坐我们的车,大理市内还包送。他们的大巴有时候还慢,要六七个小时才到得了。”

  “你们都是在这里拉客的吗?”见记者还是不放心,揽客女子回复说自己就住在马街,已经在此地跑了三年多的车,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,她都会在这里等待拉客。“只要你有需要,可以打电话给我,24小时我都能帮你联系到车。”

  在西部客运站内,从昆明到大理的高快客车是137元/人,这些以私家车为主的黑车,收费则大多在150—160元之间,比客运站内的正规大巴收费贵了十几二十元。一名拉客的女子告诉记者:“这里跑大理、保山的最多。一般不跑近处,划不着,刨除过路费、油钱,就赚不着多少钱了。”

  记者问:“能不能便宜点?”“便宜不了。现在抓得严,我们的车在云安会都附近,你要是觉得可以就把你送过去,人满就走。”记者从黑车车主口中了解到,黑车一般还要求乘客分摊过路费,车型一般有面包车、商务车和小轿车。

  黑车司机互助拉客 赚取中介费

  随后,记者又来到街对面的春雨路在建地铁口,发现在该路段的地铁围挡牌背后,聚集了近20辆私家车,走近一看,这些私家车内都坐着等待乘客的司机。一司机问道:“去安宁吗?”记者摇摇头,反问他:“去楚雄有车吗?”司机说:“有的,车倒是多,等着我打电话帮你问问。”

  司机拨通电话,朝着电话那头说道:“我这里有一个到楚雄的,你要不要拉?拉的话我开车给你送过来。”对方回复说人已满。接着,该司机又拨通了一个号码,跟对方沟通。

  在马街公交站台对面,记者看到一名黑车司机正向两名女子询问:“你们要到大理宾川?走走走,120(元)一个,就差你们两个了,上车就走。”见两名女子有些犹豫,司机赶紧补充说:“宾川就收你120,20的拉客费、100的车钱。你们去前面问问,他们都要收150,也是那边车上的两个人等不得了,不然我不会拉的……算啦,110(元)一个拉你们!”

  两名女子听了司机的话后也不再犹豫,简单地问了问车在哪里?什么时候走?见客人同意坐车,司机掏出手机拨通电话:“我帮你找到人了,赶紧过来。”这些黑车的发车节奏都较快,一般等客时长不会超过半小时。黑车司机们通过这种“互助”拉客的方式,既加快了发车的节奏,又可以从中赚取“介绍费”。

  根据现场观察,记者发现,坐黑车的多是学生和外出务工人员,学生脸皮薄,容易在拉客者的多番劝说下妥协,外出务工人员则安全意识不强,疏于防范,拉客的妇女们也多以这两种人为“下手”对象。

  近年来,有关坐黑车引发的案件频频见诸报端,为何明明知道黑车不安全,大家还要铤而走险?在采访中,乘客多将原因归结为公共交通得不到合理的分配,“有时不得已,只能坐黑车”,选择坐黑车,更多是图方便快捷。

  回应

  西部客运站:

  每季度均有整治行动

  被查到最高罚10万元

  据西部客运站工作人员李先生介绍,黑车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为旅客带来了方便,但其安全性较低,之前就有旅客因乘坐黑车而上当受骗,严重的还被黑车司机殴打。

  “近期,客运站加大了对非法营运现象的打击力度,在客运站内几乎见不到有黑车拉客的了。但是这些黑车司机也开始由明处转到暗处,跟我们的工作人员打起了游击。白天有执法人员的时候,他们‘躲’在周边的街道、铁道口附近,十分狡猾。并且,很多都是私家车,来了很快又走,流动性很大,他只要说是私家车来接人的,你也没证据抓他。”

  据西山区道路运输管理局相关人员介绍,虽然“黑车”专项整治行动每个季度相关部门都会联合开展1—2次,但仍然屡禁不止。黑车司机多抱有侥幸心理,发现有执法人员,他们立即离开,但没多久又回来了。加上许多乘客意识不到乘坐黑车的风险,对整治行动不配合,增加了整治工作的难度。“西部客运站面对的是整个滇西的客流,每天人流量非常大,且以外来务工者居多。而许多第一次来昆明的人弄不清楚状况,往往在不知情的状况下乘坐了黑车。”

  据了解,查处到的非法营运车辆除了被暂扣,司机还会面临罚款,具体金额根据其严重程度确定。如果冲击了城市客运,处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,如果冲击了班线客运,处3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罚款。

  都市时报(记者 李垚垚 实习记者 王娜)